首頁 » 小甜餅#年上,白切黑#明明我先撩的,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(意識流車)

小甜餅#年上,白切黑#明明我先撩的,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(意識流車)
2021/11/03
2021/11/03

眾所周知商圈的輩分不堪年齡而是看本事,嬌生慣養的小少爺看上了他爹的合作夥伴,一個比他大了八歲的老男人。

老男人的年齡其實並不是很大,也就三十歲的當口,一身淺灰色的西裝,英俊挺拔,像是那大風下不動搖的常青樹,四平八穩,不動聲色。

明明是個在談判桌上說一不二,殺伐果斷的狠角色,偏偏在外面套著一個長款的駝色風衣,學著文人的樣子,在高挺的鼻樑上架著一副半框的金絲眼鏡,一副儒雅得禮,謙謙君子的樣子。

就是這幅樣子,一下子讓小少爺看呆了。

小少爺沒什麼大本事,從小被嬌慣著長大,家裡本來想著這孩子嬌氣成這樣,要不就養一輩子吧,誰知道小少爺受不了別人叫他米蟲,偏偏要去娛樂圈闖蕩一番,非要證明自己也可以養活自己。

死活不讓家裡人幫忙,老天爺賞飯似的,還真在吃人的圈裡走的穩穩當當。

摸爬滾打的小少爺受了些傷,當即被他爹逼著回來跟他參加宴會,小少爺推不掉就回來了,沒想到這一回來還真沒白來!

他手裡的杯子都快端不住了,眼神不加掩飾地盯著人家看,宋涇敏銳地回頭捕捉到了這道熾熱的視線,微微皺眉,小少爺被發現了也不窘迫,聽然而笑,顛顛跑到人家跟前,「你真好看!」

他爹本來跟宋涇打交道就有些發怵,這會差點被兒子的口無遮攔給送走,一個白眼就要厥過去,「臭小子!沒大沒小!叫叔叔!」

小少爺被拍得往前一沖,不服氣地噘嘴,還是順從地開口。「叔叔……」

宋涇好整以暇應了,看著面前陽奉陰違的小少爺眼中的玩味更重。

小少爺嘴上喊得甜甜的,其實垂下去的手悄悄給自己爹比了個中指,眼睛滴溜溜地轉,心思一眼就看出來,因為走得急,腦袋上的呆毛有些豎起,像個剛被揉完毛的小貓咪,面上賣萌,心裡指不定怎麼撓你呢。

「那聯姻的事兒,祝兄好好考慮考慮。」宋涇深深看了小少爺一眼,輕飄飄丟下一個深水炸/彈,轉身走了。

「!!!」祝爹還沒反應過來,剛剛不是客套幾句嗎?!誰能想到宋涇還真要把自己兒子拐走,不對,都怪他兒子,一來就把自己買了,他生氣地又拍了小少爺一巴掌,「熊孩子!一點不讓我省心!」

唉,回去怎麼跟老婆解釋嘴賤把兒子買了的事兒……都推給兒子好了……

小少爺扶著生疼的肩膀,顛顛跟著宋涇,想跟人聊會兒。

紅本本新鮮出爐的時候,小少爺還是懵的,他就是想饞饞老男人的臉,不打算負責啊!

而且這負責的代價也太大了吧,誰知道看著那麼溫柔紳士的老男人在船上那麼狠,撕開了那張裝來的儒雅皮囊,內裡卻是一隻大尾巴狼,眼冒凶光,大掌一揮,自己身上就要多好幾道印子。

身形巨大的蛟龍闖進了不善容納的小湖泊,蠻橫地衝撞一番,沒顧得湖畔的堤壩都被毀得差不多了,慘兮兮地掛著,顧不得湖水四溢,顧不得湖底被掀翻時發出的嗚咽,直到自己折騰完畢才離開。

自上而下看著慘兮兮的湖泊,終於是失了平時活潑的樣子,變得奄奄一息又讓它想再去雲雨一番。

小少爺扶著快要折了的腰,叛逆地要去酒吧撫慰自己的心靈,特地畫上了濃濃的裝,換上了奇奇怪怪的衣服,教人認不出來,在舞池裡跟著快節奏的音樂扭來扭去。

別人認不出來,宋涇可是能認出來的,畢竟那窄腰是他摩挲丈量了一晚上的。

他眯著眼看向那個扭動的身影,邊下樓邊慢悠悠解開手腕的袖口,將袖子上提了一些,腿長步子大,沒一會就轉到了小少爺身後。

小少爺還在忘我地跳,被伸過來的大掌燙得腰肢一顫,猛地扭頭,看見宋涇的那一瞬,瞳孔驟縮,但是還是嘴硬地不行,「你誰啊?不要以為自己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,小爺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!」

「是嗎?真不知道我是誰?」宋涇墨黑的眼眸裡溺著危險,聲音涼涼地傳到小少爺的耳邊,讓人瞬間一個激靈,眼珠滴溜溜的,準備跑路。

宋涇不慌不忙地一撈,把人鎖在了懷裡,一隻手就制住了小少爺的拳打腳踢,面不改色地把人抱回車上。

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,小少爺一看旁邊沒人了,一頓教訓是在所難免了,跟個鵪鶉似的往副駕駛上一縮,低眉順眼服軟,「原來是老公啊,哈哈……」並不好笑嗚嗚。

宋涇目不斜視,絲毫不理會他的尬笑,他越這樣,小少爺越慌,開始瘋狂推鍋,一怕大腿,「都是那誰!我都說了我結婚了,不能來不能來,非要拉著我來!唉!這下好了,我老公生氣了,他慘了!」

「他慘不慘我不知道,你反正沒好果子吃。」宋涇聲音淡淡的,偏偏聽這話的人出了一身冷汗。

小少爺果然沒吃了好果子,蛟龍又來戲水了,這次那汪小湖泊比上次更慘,湖裡的水都快流幹了,湖畔的泥土更是軟趴趴的,還泛著熱氣。

小少爺不敢叛逆了,因為叛逆的代價他根本承擔不了……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