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小甜餅#渣攻x小白兔#你還是來了呀,我的寶貝,我的藥~

小甜餅#渣攻x小白兔#你還是來了呀,我的寶貝,我的藥~
2021/11/03
2021/11/03

杜衡不知哪根筋搭錯了,招惹上鐘卿那樣白白淨淨的大學生,吃慣了香辣的,一下子嘗到了鐘卿這樣一款青菜小白粥般的家常溫甜,杜衡忽然就有些深陷其中了。

反應過來後的杜衡有點兒慌了,一慌他這出了名的風流人渣就開始不幹人事了。

怕自己陷得太深的杜衡最後索性也就狠狠心和人潦草分了。

然而現下當自己病得難受,哪哪都不舒暢時,杜衡心裡記掛著的人還是鐘卿。

他百無聊賴地劃拉著聊天框,心想著當初分手後人估計早就把他拉黑了,不過心存一點兒僥倖的杜衡最後還是忍不住給人發了一條資訊:「在嗎,忙嗎?」

欸,消息沒發送失敗,居然沒拉黑!

杜衡心情揚了幾分,又開始想人了。

記憶裡,鐘卿其實笑著的時候並不多,但眼裡總是藏著一股認真,看他時不覺間流露出款款深情,安安靜靜的又坦蕩熱烈,讓杜衡不得不承認,被這樣的人愛著時足夠心動。

一分鐘兩分鐘過去了,消息沒回,就在杜衡要關掉介面時,消息又一下子砸了過來:

「嗯,現在不忙了。」

剛吃過的藥似乎還沒奏效,杜衡感覺頭仍暈沉沉的,打字也變得不利索,語言組織能力被燒掉一半,好半天才磕磕巴巴又回了一句:

「不忙的話……給我帶點藥?」

帶啥藥,感情剛才吞下的不是藥是糖,吃著玩呢?

明明想見人了,就是逞強說不出口,而杜衡也不指望人能來,畢竟他曾那麼傷過人。

誰知那邊很快回了他一句:「好。」

好?這時候杜衡開始有點琢磨不透漢字了,這是要來的意思?

一想多頭更疼了,他不敢再想了,只能由著困意襲來,沉沉睡去。

鐘卿沒有車,從校區搭車過來紅牆這邊的高級別墅區挺費時的。

路程繞了又繞,他懷裡揣著一大袋藥也跟著顛了又顛,途中鐘卿看著自己買的這一大袋東西,有些懊惱自己忘記問帶什麼藥了,所以只好把各種常見的病症藥片都買了些帶過來。

真是又幹蠢事了,鐘卿有點煩躁地想。

每次都是這樣,一碰到和杜衡有關的事,向來從容的人總自動慌了陣腳。

到達杜衡家門口時,夜已經很深了,四周靜悄悄的,鐘卿打了電話給杜衡,沒接,他看著密碼鎖,無奈之下只好試試還是不是之前那個。

「叮」的一聲,很快,門開了。

鐘卿有些怔愣地想,沒換密碼啊。

密碼還是杜衡家原來的密碼,可是他已經不是杜衡身邊的那個人了。

從前答應和杜衡在一起時,他就知道杜衡是什麼本性的人,萬花叢中風流而過的人,他知道自己可能終究不能留住人,可他就是喜歡啊,就是想試試看。

到頭來,分手了,還是被人一叫就不遠千里地趕來。

而當鐘卿看到床上那個睡得昏沉的男人時,依然止不住地想靠近。目光順著高挺的鼻樑而下,滑過薄薄的唇,再滑向喉結,每一處都讓他懷念。

他開始胡思亂想著,也許,是否,杜衡還有一丁點喜歡他?

床邊坐著的人思緒萬千,床上躺著的人噩夢連連,一夢驚醒過來的杜衡看到坐在床邊的人,一時半會以為不是真的。

熙微的燈光籠在他們周邊,淡淡的,卻襯得鐘卿愈發乾淨清潤。

杜衡鬼使神差地把手伸過去握住,乾燥溫暖的手掌緊緊包裹住對方的手,心頭緊繃著的那根線忽然松了。

他動了動口,聲音有點啞,沒有以往的漫不經心,目光專注,喃喃自道:「你還是來了啊寶貝,我的藥。」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