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#微小說#渣攻文學深入研究者攻 X 看破不說破就陪你玩受:老婆,我這招就叫渣了你的白月光,嘻嘻

#微小說#渣攻文學深入研究者攻 X 看破不說破就陪你玩受:老婆,我這招就叫渣了你的白月光,嘻嘻
2021/10/18
2021/10/18

前言:

-我怕你對我失了興趣,不再愛我。

-我怕你腦子有點問題,明天檢查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這是解聞言和邵聽語結婚的第三年。

解聞言突然發現,原來不止有七年之癢,還他媽有三年羊癲。

他家那位,已經開始了他的羊癲瘋之路。

起初邵聽語就跟他的名字一樣,很聽話,工資卡上交,九點準時到家,超過了時間也要打電話報告一聲,每週按時交糧,生活十分和諧。

直到某天,解聞言的竹馬從國外回來,拜訪了一趟。

邵大總裁就變了。

解聞言眼睜睜的看著他老公黑著臉吃了一口飯,哼了一聲,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離開了餐桌。

然後又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了回來,拿起筷子把每樣菜都嘗了一遍,眯著眼十分不爽的瞪了一眼竹馬,又走了。

竹馬:「……他怎麼了?」

解聞言:「別管他,發瘋。」

解聞言以為這就是極限了,只是他沒想到邵聽語還能更騷!

邵聽語卡著九點的點,打扮得跟個大學校草似的,穿著白色板鞋就出了門,十分叛逆的來了句,「我要出去浪。」

解聞言眨了眨眼,點了點頭,冷聲道:「哦,好。」

不知為何,解聞言似乎看到了邵大總裁表情有一瞬間氣急敗壞,忍著笑沒揭穿他。

邵聽語為了營造一個渣男校草形象,專門從車庫裡挑選了一輛戰車——瑪莎拉蒂的腳踏車。

邵聽語在寒風瑟瑟中騎著腳踏車出了門,挑選了一家京城最有名的會所,把車一停,走了進去。

呵,竹馬一回來,老婆就不愛他了,果然,男人都是放不下白月光的,那他也要渣給解聞言看!

邵聽語進了會所,選了個人很少的地方,點了一杯酒。

讓他來看看,今晚挑選誰呢!不表示點什麼,老婆都不懂得珍惜兩個字怎麼寫!

邵聽語從旁邊取了一根吸管,咬著吸管喝著最烈的酒,眼神在人群裡逡巡。

這個太浪,不行。

這個太茶,不行。

那個一看就是情場老手,不行。

還有那個,穿得一點也不正經,不行。

又看了一圈,邵聽語終於看到了目標——就是他了!乾乾淨淨,從骨子裡帶著一股溫柔。

會所裡的燈光很暗,邵聽語也只是隔著人群望月,半杯烈酒下肚,意識早就送走大半了,他只知道那個人他就是很喜歡,很喜歡,就和他老婆一樣,很喜歡,卻不知道那個人就是他老婆。

解聞言也看到了喝得臉頰都紅了的邵聽語,無奈的穿過人群,走到他面前,「醉了?」

邵聽語還咬著吸管,一抬頭看到看上的人過來了,又嫌棄的往後退,「沒醉。」

「回家麼?」解聞言沒有戴眼鏡,也沒穿西裝,只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衛衣,整個人都柔和了不少。

邵聽語腦海中自動把這句話翻譯了一遍,「嗨,帥哥,做嗎?不告訴你老婆。」

邵聽語眼裡的嫌棄更甚,帶著椅子往後退了一大步,冷聲道:「滾,我有老婆。」

解聞言哭笑不得的坐了下來,起了逗弄的心思,在吧臺上撐著下巴,溫聲道:「帥哥,你看起來年紀不大誒,這麼早就結婚了嗎?」

邵聽語眉頭一皺,泠冽道:「你懂個屁!不早點結婚老婆跟人跑了怎麼辦!」

解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又道:「有老婆你還出來玩?不怕你老婆生氣嗎?還是說,想玩點刺激的?」

這句話不知刺激到了邵聽語哪根神經,他把酒杯往吧臺上一放,拽著解聞言摟進懷裡,「沒錯!就是要讓他生氣!就是要找刺激!」

解聞言的表情已經有些不好了,臉上勉強維持著笑容,「是嗎?」

解聞言跟著邵聽語出了會所,一路上什麼也沒說,就看著他到底想幹什麼,心裡涼成一片。

倘若不愛了,那這三年裡付出的感情,要如何去算呢?

邵聽語讓解聞言站在路邊等一下,自己去開車,嘗試了幾次,才把腳踏車的腳蹬子蹬上去,拍了拍前面那根杆,嚴肅道:「沒後座,你坐這裡吧。」

解聞言:「………」

解聞言不可察覺的哼笑了一聲,在心裡感歎,果然不愛了,他說過只讓他一個人坐他的腳踏車的,哪怕是前面那根杆!

解聞言坐了上去,故意道:「我們要去哪裡?這樣對你老婆好嗎?」

邵聽語也不可察覺的笑了一下,將人摟進懷裡,壓低聲音附在解聞言耳邊道:「哥哥帶你去玩點刺激的。」

說的話確實很撩,可解聞言心裡卻涼得徹底。

解聞言還在想著日後離婚了,他該怎麼辦,一回神就已經到家了。

是真的到家了,解聞言此刻心裡的怒火已經達到了不可度量的地步,手捏成拳,咬著牙道:「這是什麼意思呢?」

邵聽語湊過來,從後面貼著他的背,一手攬著他的腰,「在家多刺激,你覺得呢?」

解聞言眼尾有些紅了,深吸了一口氣,強忍著不哭出來,「刺激,很刺激。」

他到底做錯了什麼呢?出去找人已經不行了嗎?還要帶回家來膈應他嗎?那邵聽語以前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?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,已經被背叛了許多次了呢?

邵聽語把人帶進房裡,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吻上去,手也不規矩的從衣擺下方探入,熟練至極,準確的挑撥著解聞言的每個舒適點。

解聞言沒忍住終於哭了出來,把邵聽語嚇了一跳,連忙拉開解聞言的手,心疼的捧著他的臉,親吻去他的淚痕,哄道:「怎麼了?寶寶?怎麼哭了?」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