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微小說#理髮店老闆VS大總裁:昨晚你不是很猛麼?今天這麼墨蹟,快親我

delightW11 2021/09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        「您好,歡迎光臨,先生洗頭還是剪頭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洗頭。」

        「好的,您稍等,給您安排一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等了,叫你們老闆過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說,叫你們老闆過來給我洗頭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好意思先生,我們老闆不負責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劉,你先去忙,這邊我來。」正在收銀台忙活的呂毅然覺察到了異樣,慌忙起身走了出來。當他看到門口那個陰沉著臉的男人時,不禁在心裡默念了聲糟糕。

       「呂老闆,今天氣色不錯啊。」男人向前一步走到呂毅然面前,臉上帶著笑,笑裡卻藏著刀。

       「咳,還行還行,」呂毅然心虛地避開了男人的目光,轉移話題道:「蕭老闆今天不用去公司?」

       「托呂老闆的福,本來約好的合同,現在改期了。」蕭文清用食指指節推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,眼神裡閃過一絲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「呃,那正好可以好好洗個頭了,來來來,蕭老闆這邊坐,」瞥到蕭文清的冷眼,呂毅然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唾沫,他伸手輕攬住對方的後腰,將人帶到了座椅前,恭恭敬敬地請人坐下。繼而又叫店員切了些水果,端到蕭文清的桌前。

      「呂老闆服務態度可以啊,」蕭文清一邊用牙籤兒紮著吃水果,一邊享受著呂毅然的專屬服務。

      「那是那是,在蕭老闆面前必須服務周到了,」呂毅然修長的食指在蕭文清的發間輕揉著,濕滑的頭髮躲藏在雪白的泡沫底下,偷偷撩撥著指腹的紋路。

      「呂老闆,我濕了,」蕭文清放下手裡的牙籤兒,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「咳咳咳……你…你說什麼?」呂毅然差點兒沒被蕭文清這句話嗆死,他俯身湊到對方耳側,輕聲勸道:「寶貝,你冷靜點。」

      「呂老闆,是你該冷靜點,我說我的臉被水打濕了,」蕭文清翻了個大白眼,指了指自己臉上的水珠。

      「那你說完整啊,別瞎省略,」尷尬無比的呂毅然抓起一旁的毛巾,替蕭文清擦去了水珠。

      蕭文清自是閉上雙眼,不去搭理這個滿腦hs廢料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「好了,咱去那邊沖一下,」呂毅然揉了揉蕭文清的後頸,示意對方去隔間沖洗。

      「嗯,」蕭文清微微伸了個懶腰,便跟著呂毅然往隔間走去。

      隔間一共有四個躺椅,另外三個已經有客人在洗了,蕭文清只得皺了皺眉躺在中間第二個躺椅上。

      「沒辦法,現在正是顧客多的時候,」呂毅然知道蕭文清向來最討厭中間的位置,但他總不能直接把客人趕下去,也只得弱弱地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蕭文清沒說話,把雙手疊放于小腹,闔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  呂毅然用大拇指指腹,在蕭文清的兩側太陽穴揉按著,希望對方心裡可以舒暢些。

      果然沒一會兒,蕭文清緊皺的眉頭舒展了開來,呂毅然也倏地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「呂毅然,親我。」誰知呂毅然噴頭還沒拿穩,蕭文清忽然來了這麼一句。

      「咳咳咳……你…你說什麼?」呂毅然深刻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  「我說,我不喜歡躺中間,我不開心,我要你親我我才會開心。這次沒有省略,你聽懂了嗎?」蕭文清幾乎是面不改色地說完了這段話。

      可周圍的人全然沒有那麼強大的心臟。三個洗頭妹停下動作瞪大了眼睛望向自己的老闆,三個洗頭的客人皆是閉上了眼睛佯裝睡意。而當事人自己此刻是相當的後悔,他沒有想到自家的腹黑寶貝會給他來這一出。

      「昨晚不是很猛麼?今天這麼墨蹟?」等得不耐煩的蕭文清倏地伸出右手,一把抓住呂毅然的領帶,猛地往下一拉,抬頭吻住了對方柔軟的雙唇。

      此後,每次蕭文清來店裡,店員們都像過節似的開心。也是,有什麼比磕自己老闆的cp更讓人上頭的呢?更何況老闆的媳婦兒還如此馭夫有道。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