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#微小說#瑜伽教練:新室友是瑜伽教練,不應該軟弱無骨嘛?為什麼力氣這麼大啊

#微小說#瑜伽教練:新室友是瑜伽教練,不應該軟弱無骨嘛?為什麼力氣這麼大啊
2021/11/08
2021/11/08

岑嘉的新室友是個瑜伽教練。

在岑嘉的刻板印象中,瑜伽是女人的運動,舉鐵才是大老爺們的選擇。

所以他雖然表面上對俞柏客客氣氣,心裡總歸有點不以為然——看看他那瘦巴巴的身材、娘們氣的儀態、紮成揪揪的長髮,再比比自己常年舉鐵練出的胸肌和肱二頭肌——嘖嘖,小可憐的。

作為陽剛健壯的二房東,岑嘉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弱小。所以俞柏說週末有堂線上課,想借用他客廳的地方做直播的時候,他想都沒想就同意了。

「我呆在客廳會影響到你嗎?」他還十分友善地確認。

「沒事,」俞柏笑著說,「別入鏡就行。」

俞柏長相也是柔美那掛的,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;就是感覺說話不大禮貌,岑嘉隱隱有點上火。

俞柏在地上鋪好瑜伽墊,換上了寬鬆的瑜伽服,小短褲下露出兩條又白又長的腿。

不知是不是直播前的熱身,他先做了一套難度很高的動作。

岑嘉越過電腦螢幕邊緣瞥了兩眼,見他手掌觸地把自己撐了起來,整個身體與地面平行,繃得筆直,像一隻穿風而過的飛燕。他雙腿接著抬高做了個倒立,輕鬆得好像不需要花任何力氣;然後嘩地劈了個180度的大叉,一條腿落在腦袋旁邊,另一條腿在空中優雅地伸展,兩邊的髖骨透過薄薄的布料清晰可見。

看來這傢夥雖然瘦,肌肉力量可一點兒也不弱。岑嘉對他有些改觀,在心裡暗暗點贊。

直播開始了,岑嘉不知出于什麼心理,偷偷暫停了電影、關掉了耳機的降噪模式,豎起耳朵聽俞柏說話。

「現在進入四腳板凳式,吸氣抬頭,伸展胸腔,腰腹下沉,我們做貓式——」

俞柏背對著岑嘉跪在瑜伽墊上,慢慢地撅高,後面剛剛好正對著岑嘉。岑嘉不由自主地盯住那圓滾滾的一團,仗著本人不知道,盯得那叫一個肆無忌憚。

「現在吸氣,雙手撐地、雙膝離地,伸展背部、坐骨向上找天空,我們做下犬式——」

俞柏把身體擺成了一個倒立的V字,再高高撅起,還是正對著岑嘉。可能是這個動作伸展幅度比較大,俞柏的小短褲緊貼在他身上,痕跡清晰可見;布料邊緣也卷了起來,隱隱露出白嫩嫩的腿。

岑嘉咽了口唾沫。他感覺屋裡有點熱,可是怕起來走動會入鏡,也沒法去調節空調溫度。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,目光不由自主地又往那個又圓又翹的地方移動,沒想到移到一半,赫然看見俞柏腦袋朝下,正從打開的雙腿縫隙裡看他。

岑嘉手一抖,杯裡的水灑了一身。

他手忙腳亂地擦了擦身上的水,重新點開電影,螢幕上花花綠綠的好像全是俞柏。

他的小兄弟很喜歡這個畫面,隱隱有抬頭的趨勢,岑嘉絕望地按住它,感覺自己完球了。

等他回過神來,直播課已經快結束了。俞柏語聲輕柔地引導著觀眾做舒展放鬆的動作,他說是「快樂嬰兒式」。

他仰面躺在地上,膝蓋彎曲靠近胸部,兩手抓住兩腳分別向兩邊倒,重點部位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岑嘉面前,還不停地左右搖晃。

媽的,岑嘉心說,瑜伽的動作可太糟糕了。可是,不管從正面上還是從後面上,都好適合……

俞柏已經站起來了,下了播關掉了相機。「謝了,」他回頭對岑嘉說,「打擾你了。」

正神遊天外、兩眼發直的岑嘉一下子被他叫回了魂:「啊啊,不謝。感覺瑜伽還……還……挺好玩的。」

俞柏笑出了兩個小酒窩:「你喜歡的話,我手把手教你。」

後來的故事岑嘉其實不想多說,反正他被手把手地從瑜伽墊上教到了床上,一會兒四腳板凳式一會兒快樂嬰兒式,就是下犬式不大行,因為俞柏力氣又大又持久,憑他舉鐵舉出的肱二頭肌都撐不太住。

總之他深刻地明白了一個道理:不要小看練瑜伽的,他們很猛。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