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微小說#調皮且慫&直男且暖:反正還有好多好多年,你且受著吧~也就是仗著我愛你

delightW11 2021/09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      「哎呦喂,」秦環肩膀輕撞下他「有必要這麼凶嗎?」

  傅晟閱瞥他一眼笑了「反正還有好多好多年,你且受著吧。」

  1

  秦環和傅晟閱從小就認識,按理來說,認識十幾年的關係應該鐵到鑽石刀都割不斷。

  有時候秦環也感覺很奇怪,他也不奢求什麼相親相愛同生共死,但,也不能這樣互相傷害吧。

  「醒醒。」

  迷糊中,秦環聽見有人叫他,他記的這節是自習課,而且班主任去了其他學校聽講座,臨走前還罵罵咧咧說不想去。

  老師不在,天氣涼爽,這麼輕鬆的日子是誰在搞破壞!

  他仍裝作沒聽見,趴在桌上,昨晚打遊戲查旅遊攻略淩晨才睡,上下眼皮一天就沒分開過。

  「坐好。」

  那人加大音量,語氣間略帶不悅。

  秦環分辨出聲音,緩慢的抬頭,剛打過哈欠後的眼裡含著水汽,頭髮乖乖的伏著,臉頰被書壓出了幾道印痕,周圍的皮膚有些泛紅,看上去竟然有點可憐。

  不過只是看上去而已。

  「上課了。」傅晟閱瞥了他一眼,翻開他桌上的書,用另一本壓住,微微低頭,聲音很冷帶著寫強迫性「別睡,下午要檢查作業。」

  秦環翻了個白眼,隨後笑起來,裝的一副乖巧模樣的點點頭,「好啊」。

  動作和應答截然相反,他翹起二郎腿,伸手一掀,把書合上了,抬頭靜靜的看著他。

  傅晟閱皺眉,沖他咬著嘴唇一笑,這是他這麼多年來,對于秦環無奈時候的回應,隨後他就不管了,徑直回了座位。

  不,他還是忍不住回頭沖秦環瞪了一眼,秦環不甘示弱,翻了白眼還回去。

  秦環不是不學習,就是不想讓傅晟閱管著,從小他就被壓一頭。本來這麼多年都好好的,誰知道傅晟閱腦袋抽筋了,高二突然轉了文科,好死不死,還到了他們班!

  班主任把人家當成寶,讓他管課堂紀律。秦環越想越生氣。

  憑什麼呢,他一直想當個班長什麼的,可是他很離譜的競爭到了勞動委員,現在都想不通為什麼。

  每次班任誇他分擔區整潔乾淨的時候,他都覺得他這三年是升不了官了,不過他每次都受表揚。

  班主任把衛生交給他,很放心。但同樣放心的是,把紀律交給傅晟閱。

  秦環抬手摸了摸手腕上的疤痕,每每心情不佳他就會習慣性的摸一摸,似乎莫名中成了一種安撫動作。

  疤是秦環學腳踏車摔的,想到這他更氣了,他抻開袖子蓋住手腕,對著那人的背影蹬了一眼。

  幼稚園時候傅晟閱教他騎車。沒上車前他就說害怕,但傅晟閱很有耐心,一直扶著後座護著他。

  秦環每次上車就開始了連珠炮模式。「傅晟閱我慢點騎,你要一直跟著我啊。」

  傅晟閱不耐煩「就你這速度,我單腿蹦噠都比你快。」

  秦環頻頻回頭確認傅晟閱的手在車上,才敢繼續往前看,沒走幾米又會回頭確認。

  只要他的手懸空一點,他又急著喊起來「你不許鬆手啊,我會騎的很慢,你要跟著我。」

  傅晟閱扶著車座,抬頭不屑的看著他,一點不給他留面子,「你先騎起來再說吧。」

  秦環在車上搖搖晃晃的哪敢頂嘴呢,生怕傅晟閱不耐煩就鬆手。

  人在車上坐,不得不低頭。

  學了半個月,傅晟閱覺得他學的火候成熟,有幾天就嘗試著松了手,但還是一路小跑跟著,假裝扶著車。

  某天快到家的時候秦環回頭朝他笑,呲著豁口的門牙,滿頭大汗。

  「傅晟閱,我好像學會…」

  秦環興高采烈,眼都眯成了一條線。

  「啊,你怎麼離我那麼遠!」

  「傅晟閱你騙我!我再也不和你…」

  結果就是秦環摔了,手腕擦傷落了一個淺淺的疤痕,傅晟閱被狠狠批評了一頓。兩個奶娃娃一個疼,一個委屈,哭的鼻尖都紅了,腳踏車倒在一旁。秦環哭的撕心裂肺,傅晟閱哭的隱忍,緊咬著嘴唇。

  這一幕被傅晟閱奶奶拍了下來,到現在都笑話他倆,有事沒事就提一嘴。

  晚上放學,他倆住對門,這些年都是一起回家的,天天騎車回,後來傅晟閱買了電動車。

  秦環死命的跟在後面騎,人家手腕稍稍使力就輕鬆超過他,他伸著舌頭累的要死要活的。

  算了吧,秦環想。

  那天秦環區小吃街給他買了一碗冰,好求歹求的讓傅晟閱載他上學。

  起初並沒有什麼療效,秦環又拿出了那套對付他的絕技。

  「哎呀,我手腕好疼啊。」秦環抱著冰坐在地上,「這碗好沉啊。」

  傅晟閱拿他沒辦法,搶過了那晚冰,又搶了兩顆秦環碗裡的山楂,吃完後傅晟閱把空碗遞給他,答應以後載著他。

  2

  「去趟小吃街唄。」秦環按著車把,搖頭晃腦的討好「有點饞臭豆腐了。」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