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小甜餅#寇裡森小王子,我誠以代表我國來接您回家,做我的愛人。

小甜餅#寇裡森小王子,我誠以代表我國來接您回家,做我的愛人。
2021/10/21
2021/10/21

《和親》

文質彬彬鄰國王子VS不諳世俗小王子

萊克國與拉夫國兩國國王關係甚好,一同征伐鄰國成功後普天同慶,萊克國王受邀來到拉夫國舉行慶功宴。

兩位國王已入座就激烈的討論起勝戰,醉酒後旁若無人拉起雙方手臂大聲唱起戰歌。

小王子不勝酒力,在推杯換盞間早已面色酡紅眼尾潮濕。

小王子雙眸微闔,湊進拉夫國王身旁奶聲奶氣道:「抱歉父王,我實在難受,想先回臥室了。」

拉夫國王扶住小王子肩膀:「那行,你先回去吧。」

一旁的萊克國王鬍鬚都摻著先酒漬,見到小王子眼前一亮:「好漂亮的孩子,身體不舒服嗎,要不讓典德扶你回房吧。」

小王子紅著臉靦腆的拒絕,又被萊克國王熱情地拉著雙手:「我想典德也特別想與漂亮的孩子交朋友!」

典德無奈被萊克國王推上前,深邃俊朗的五官漾著彬彬有禮的笑,朝小王子伸出骨骼清晰寬大的手:「寇裡森王子。」

寇裡森有點羞怯,卻還是將細白的手搭在典德手心。

夏至黑夜的風很清涼,落在寇裡森充滿酒意的臉龐驟然升溫。

寇裡森纖細綿軟的小手還被典德握著,寇裡森眸色微亂,酒熏的淚光溢在眼尾,月光照耀下可憐兮兮。

典德把寇裡森送入宮殿,細心提醒寇裡森有臺階。

臥室的奶香塞滿兩人的鼻息,寇裡森耳根燙紅,咬著唇羞赧地移開自己的手回頭,酒後黏膩含糊的嗓音像撒嬌的小奶貓。

他輕聲說:「非常感謝典德王子送我回來。」

典德微微揚起唇角,手指抹去寇裡森眼角細碎的淚珠,拉住寇裡森的手背,俯身在皙白的皮膚親吻:「夜晚愉快,小王子。」

寇裡森閑來無事在花園澆花,轉眼瞥見典德坐在城牆上正欲跳下去,大驚失色拋下水桶:「典德王子,危險!」

典德頓住,挑起眉似笑非笑說:「小王子,你太緊張了,我只是想出宮玩玩,想一起嗎?」

寇裡森尷尬焉下頭,聽到典德邀請,猛地抬眸,激動道:「可以嗎!」

拉夫國王夫婦唯恐單純的寇裡森被欺騙,從小便將他禁錮宮殿中,寇裡森對外面的好奇也不是一兩天了。

寇裡森像只小兔子蹦蹦噠噠跳到城牆前,看著高大堅硬的牆石,倏然扁扁嘴,焉巴巴地幹望著典德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。

「我…我上不去。」

典德手一松跳到寇裡森面前,單手攬住寇裡森纖瘦的腰肢,寇裡森驚慌失措地環住典德的脖頸,毛茸茸的頭髮買進典德的肩膀。

「抓穩咯,小王子。」

寇裡森一出宮就像進入蘿蔔堆的兔子,拉著典德的手東看西看,偶爾拿著路邊的小玩意問典德這是什麼。

宮外的東西過於新奇,後幾日寇裡森時而早晨出現在典德的房門,時而傍晚,每每臉頰泛紅含著羞赧的笑,小手主動牽起典德撒嬌求他帶自己出宮。

典德最開始猶豫不決,看著寇裡森扁下的嘴,白淨的臉上滑過清澈的淚痕,典德輕聲哄著他,為他擦拭眼淚,圈住他柔軟的腰肢出宮。

寇裡森指著冰糖葫蘆問道:「典德,這是什麼?」

典德揉揉他的發頂,掏出紙幣買下糖葫蘆遞給寇裡森:「冰糖葫蘆。」

寇裡森口腔塞進兩顆糖葫蘆,倉鼠似地攪動,嘴唇溢出幾滴水色耷在唇上。典德眼眸一暗,喉嚨滾動一輪。

寇裡森兩手握住糖葫蘆向前伸,含糊渡出幾個字:「典德,你也吃。」

典德盯著濕潤的唇發愣,寇裡森臉頰又攀上粉紅,身體往前移一步,糖葫蘆抵上典德的唇。

典德雙眸微妙閃爍,落日演進海面,橘黃的天空以白霧遮掩羞澀,典德移開糖葫蘆,捧著寇裡森呆滯,紅撲撲的小臉,低沉的笑聲從喉嚨溢出,白霧消散時吻上寇裡森。

寇裡森動作僵住,冰糖葫蘆碎在地面。寇裡森眼尾潮濕,手臂環過典德的脖頸,沉溺地闔上眼。

萊克國王準備返國,典德前一天混進寇裡森臥室。

寇裡森蜷縮在被子,眼皮紅腫,緊緊咬住唇發出微不可聞的嗚咽,典德掀起被子,寇裡森眼眸微頓,捂著狼狽的小臉低低抽噎起來。

典德心疼地圈住淚眼婆娑的寇裡森,順著瘦骨嶙峋的背,吻住寇裡森撅起的嘴唇。

「典德…你…你還會來嗎?」寇裡森斷斷續續道,眨著水光氤氳的大眼睛,通紅的小手緊攥住典德的衣角,顫抖地靠在他懷裡。

典德湊進蹭了蹭寇裡森細軟的黑髮:「等我。」

兩月後,萊克國新上任國王聲勢浩大騎著烈馬來到拉夫國,在國王王后兩兩相視不知所措下放下沉重的箱子,解開鐵鎖,數目黃金閃閃發耀,其他小箱子裝滿茶具首飾禮服,貴重的國王夫婦連連擺手。

典德鞠躬行禮,舉止溫文爾雅。

「國王殿下不必客氣,這些一是感謝殿下與父王情同手足,同舟共濟,二是——」

他似乎頓了一下,一改客套謙虛,嗓音流轉寵溺,含笑看向垂著頭眼眶發紅濕潤的寇裡森。

「來接我的王后。」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