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小甜餅#冷面殺手X風流花魁#我願意和你廝守,哪怕你一無所有(車)

小甜餅#冷面殺手X風流花魁#我願意和你廝守,哪怕你一無所有(車)
2021/11/03
2021/11/03

他已經連續來這兒一月有餘了。

林玉托著腮倚在欄杆上若有所思,心想是我這裡的小倌滿足不了他嗎?

那個冷面殺手每次就坐在樓下的角落裡,將劍放在一旁,點上一壺店裡最好的茶,面無表情地坐上一天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明明是個有錢的主兒,來南風館卻從來不點小倌,會皺著眉趕走所有投懷送抱的人。

不過身為老闆,林玉本是向來不管這些的,只應該在意他在這裡消費了多少……

林玉看上他了。

殺手生得極好看,比這南風館裡的頭牌還要俊美幾分。舉手投足間皆是江湖意氣,一身冷峻的氣勢與周遭的庸脂俗粉酒池肉林格格不入。

每次林玉站在二樓的幕簾後,一低頭就能看見他。

真真兒是舉世無雙。

只是不知道,這樣的人能看上什麼樣的人,又成天在自己這裡做什麼。

怎麼能把他變成自己的人呢?

林玉開始盤算一些壞心思了。

他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,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走下了樓。

要知道,南風館的老闆可不是輕易下樓的。

林玉戴著一層珠簾,遮住了下半張臉,身上的紅紗並沒有遮住雪白的蛇腰,隱隱勾勒出曼妙的身姿,衣擺分叉處露出一對令人口乾舌燥的圓潤長腿,修長的曲線讓人目眩神迷。

林玉本就是上一任的男花魁,當年也曾讓多少人為之爭搶。

歲月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跡,反而讓他更有風韻了。

他迎著眾人的目光,徑直走向最遠處的他,俯下身子,玉指挑開珠簾,將嘴湊到他的耳邊。

「公子,讓奴家來給你唱一支曲,可好?」

他愣了一瞬間,隨即耳尖爆紅,手指下意識撫上劍鞘,結結巴巴道:「不不不不用了。」

聲音低沉,夾雜著小小的慌亂。

意外的純情。

林玉挑了挑眉,又有些鬱悶,當眾被拒絕,難道這麼多年來自己的魅力有所下降?

身旁的人逐漸回過神來,有人直接走過來搭住林玉的肩膀,在上面摸了摸,將衣服撕開一個口子。

「嘿嘿嘿林老闆,他不識相我們識,給我們彈個曲兒吧。」

林玉嫌惡地皺了皺眉,剛準備假笑拒絕,身旁的殺手卻先一步捏住那人的手腕,另一隻手攬過林玉的肩摟進懷裡,眼神淩冽,聲音冰冷。

「滾開。」

那人慘叫一聲,當即鬆開了手,恨恨地叫人。

林玉順勢趴在殺手的胸口,垂泫欲泣道:「他們都是達官貴人,不好惹的。」

殺手一愣,隨即不自然地撫摸林玉的頭,安慰道:「沒事的。實在不行就都除掉。」

當然沒事的。林玉心想,不管怎麼說也是最大花樓的老闆。朝門口的小二使個眼色,馬上就有人拖他出去。

不過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。林玉看著眼前的人,摟著他的脖子低聲道:「帶我上樓吧。」

這次殺手沒有猶豫,打橫抱起林玉就往樓上走。

幾杯熱酒下肚,殺手好像對他沒有什麼防備心,老老實實地一杯接一杯,很快就醉了,林玉在裡面放了藥,他很快就進入了狀態,那處高高地隆起,支在林玉的大腿根部。

此時林玉的絳唇適時地貼了上去,冰涼的觸感激得殺手渾身一顫,卻更加緊密地摟住了對方。

他的雙頰潮紅,不知道是被酒薰的還是憋的,嘴裡一直嘟囔著什麼。

林玉附耳上去,只聽見他在喚自己玉兒。

索性直接扒下他的衣物,殺手的身材也是頂好的,一身的肌肉結實有力,上面是數不清斑駁地傷。

而且那個東西……真的好大。

林玉騎在他身上,用手抓住他的東西,一邊自己摸索著往裡面進,一邊不自覺彎下腰,震顫著吻他的胸口……

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身邊的那股子味兒還沒有完全散去,林玉揉著眼睛爬了起來,手下意識地往身邊探去,卻只摸到了冷冰冰的空氣。

他一激靈,睡意馬上完全消散。

喉嚨紅腫嘶啞得可怕,遍佈全身的青紫,床褥上四處斑駁的痕跡,都在昭示著昨晚發生了什麼。

林玉有些難過,咬了咬牙,心想既然那人不喜歡自己就算了,反正他又不缺男人。

可是眼淚卻已經奪眶而出,他狠狠地擦去,暗罵自己沒出息,顫著腿裹了一件中衣就想出去。

可是就在推開門的那一刻,殺手也正好推門而入。

林玉被嚇了一跳,不自覺向後退去卻差點摔倒,直接被人抱在懷裡。

殺手一臉抱歉,輕聲道:「嚇到你了嗎?」

林玉呆愣愣地搖搖頭,問道:「你去哪裡了?」

殺手把他抱到床上坐下,從懷裡掏出些什麼東西,小心翼翼地放在林玉手裡,最後把自己的劍也從背後拿出來,放在他的膝蓋上。低下頭有些局促不安。

「我……我本來是想再多掙一點錢再來告訴你,我心悅與你的……可是現在……」

他雙頰通紅,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,眼神堅定地望著林玉,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。

「我會對你負責的。」

空氣凝固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殺手見林玉沒有反應,有些失落地道:「不……不行嗎?那……」

剩下的話都被林玉吞進肚子裡,他勾住殺手的脖子,披著的衣服應聲滑落,白皙的肌膚毫無遮攔地貼在殺手的身上。

「唔……春宵……一刻……唔……值千金,昨天……不算……」




用戶評論